中国绘画史上的丰碑 ——圆霖法师艺术研究会成立大会上的讲话

中国绘画史上的丰碑

——圆霖法师艺术研究会成立大会上的讲话

\陆一飞


今天是当代高僧、一代禅画宗师圆霖老和尚示寂8周年的纪念日,我们以各自的方式来缅怀这位中国绘画大师。

圆霖法师(1916-2008)安徽濉溪人,世寿九十三岁,出家梵行六十余载,曾任南京市佛教协会名誉会长,南京狮子岭兜率寺方丈。修行之余以书画为佛事,以禅墨接引众生。以艺术的方式别开生面地弘扬佛法,被誉为“继五代贯休、南宋梁楷、牧谿之后一千年来中国禅画又一高峰。”

禅画被认为是中国画的最高境界之一,圆霖法师的一生,潜心修行,安贫乐道,并以禅墨与世人广结善缘,弃尘埃而取高山之烟霭,而成为“最受尊重的人”。

圆霖法师的绘画艺术,朴茂、庄严、神妙、磊落,直心写意,当下承担,牢牢把握中国绘画的正脉,一改之前佛门绘画枯涩冷晦、遣兴独吟的自怡局面。圆霖法师一生以书画为“修行余事”、“山僧旧习”,却风起云涌、波澜壮阔,他的书画艺术开启了真正意义上的中国禅画,成为中国绘画史上的一座丰碑。

圆霖法师一生的书画实践,开创了深植古典又具有现实精神的审美典范和艺术语言系统。他的笔墨承载的是至大中正、君子堂堂的中华气象,汉唐遗风、中华正音在他的笔墨间汨汨传递和宣淌。

圆霖大师的禅画,吞吐大荒,云水襟怀,表现了大修行人的风范;慈悲喜舍,万古长空,是中国禅的品格。

圆霖法师透过纸面宣讲的无非是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无非是离生死岸、登涅槃门,无非是诸佛菩萨、人间净土。所画尽是佛祖灵山嘱托,以书画开示正法、教化人心。纵观画史罕有如此大成就大担当者。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圆霖法师绘画开启了真正意义上的中国禅画。

狮子岭兜率寺,朴素天然,保持着修行本色和对道场至简的要求,老人家几十年如一日不为世迷的坚守,正因为有了这样的精神,再读圆霖大师笔下的作品,有更特别的感受。

圆霖法师作品,如古松苍苍,如云水渺渺。他一生长达七十余年的绘画实践,牢牢把握住了中国画的正脉,完成了美术意义上的完美变迁。各个时期的风貌特征、笔墨特性与变化,完善而有序。圆霖法师经历了绘画的三个分期,深入古典、积健为雄直至得大自在的晚境,完成一代艺术大师必须的笔墨实践轨迹。

圆霖法师的绘画,是一个完整的艺术生命轨迹。创作年代跨度之长,社会影响力之大,各时期风格的明显特征及变化过程。并且出现衰年突变,及突变后直臻完美的大化境界,进而繁华落尽回归平静与本真。整个艺术过程,笔墨所表现的变化其实是心灵变化的轨迹,也就是长期修行轨凡而圣的实证,亦是“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实证。这个实践过程,也昭示了天下书画学人的归处:为什么学?学什么?怎么学?学了怎么办?这是艺术的核心命题。圆霖法师以一生的实践圆满回答了这些问题,圆霖法师绘画现象的出现,具有极重要的现实意义。

圆霖法师一生以书画为 “修行余事”、“山僧旧习”,却如此风起云涌,波澜壮阔。一扫之前佛门绘画遣兴独吟、苦涩冷晦的自怡局面,远离功利,以笔墨坚守自己的情操和风骨,作品承载了对民众人心的关怀。从这个意义上讲,圆霖大师是一位真正的人民艺术家。他的禅画是划时代的,是中国禅画历史上的丰碑,当然也是中国绘画史上的丰碑。以禅入画,以接引大众为根本;以书画为媒介,为世人广种菩提种子,这样的艺术家才是深入人心的大师。

圆霖法师的身后,不断有各界人士自发地办展、集册、出版、宣传,规模之大,参与人的范围之广,是一般画家所难以想象的。凡接触当年亲近过圆师的人们,一讲起圆霖法师莫不欣欣然,或感念恩德或深深怀念,言谈之间无不升起对美好生活的希望和对真善美的向往。

在社会各界人士的支持、推动下,圆霖法师艺术研究会今天在千年古寺南京栖霞寺隆重成立,花落还开,水流不断,我们以这种特别的方式来缅怀圆霖大师。圆霖法师艺术研究会的成立,开启了圆霖法师艺术研究和禅画研究新的篇章。

特别感谢尊敬的隆相大和尚、徐湖平会长的大力支持,促成了研究会的圆满成立,感谢如如法师、王成武先生,感谢一切支持、促进这件事情的人们,圆霖法师的精神在我们心中永存。

201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