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霖法师书画集·序言

中国禅宗形成于唐后期与五代,盛行于两宋,最具民族特色,富有现实主义风格,深受民众欢迎。

禅宗尊重众生的最高最理想的人格,强调人人本具佛性,皆能成佛;秉承大乘般若空义和中道思想,主张空有相即,即烦恼是菩提,世与出世不二,“前念迷即凡,后念悟即佛”;崇尚自然,谓道在日用,尽乾坤是个大解脱门。禅宗的思想、传法方式和禅风,对中国人文,包括诗文和书画创作,影响极大。

看了当代高僧、书画大家圆霖法师的书画集,对此有更深刻的体会。佛法离开现实了吗?修持佛事有特定的场合和方式吗?否!《金刚般若经》说:“一切法皆是佛法。”宋代云门宗高僧洞山晓聪禅师说过:“举足下足,皆是道场;动静去来,无非佛事。”曹洞宗倡导默照禅的宏智正觉禅师说过:“一切处是尔坐道场,一切处是尔作佛事。”人的感情、表情能够表达人的心境、向往和追求,在很多场合也可看作是在作佛事。宋代大文豪苏东坡在《书南华长老重辩师逸事》中回忆说:“契嵩禅师常瞋,人未尝见其笑。海月慧辩师常喜,人未尝见其怒。予在钱塘(按:杭州),亲见二人皆趺坐而化。⋯⋯乃知二人以瞋喜作佛事也。”是的,按照禅宗的说法,修行,佛事,未必限于读经、念佛、禅修、说法,在日常生活中,举足下足,皆是道场,皆在作佛事。如果虔信三宝,怀有利乐众生的菩萨理念和宏愿,那么一切行为皆为佛事,写诗作文,绘画写字,当然也可看作是作佛事。

圆霖法师出家后,虽长期历经坎坷,然而始终爱国爱教,虔信三宝,矢志不移,坚持严格持戒修行,同时发挥自己天生爱好并擅长绘画写字的特长,将自己对佛教的信仰和理解,对人生的感悟和对至高精神境界的追求,对大自然和人民的炽热感情,用书画形式表现出来,让自己的道友、众多四众弟子和民众在欣赏高雅艺术得到美的享受的同时,从中得到感悟、启示和鼓舞,增强信仰和信心,也能激发人们热爱生活,得到创造美好生活的灵感和力量。

请看画册中那些色彩古雅然而形象多样、内容丰富的绘画!既有神态逼真的人物肖像,也有庄严慈祥的佛与菩萨画像、形态夸张而显得天真烂漫的罗汉画像,还有多幅景色灿烂的四季山水画。所描绘的彩色鲜明的花草、泼墨而成的山石林木、山岩水边的茂林修竹,显得是那样典雅而绚丽,朴素而多姿。在菩萨画像方面,以绘制的观世音菩萨像为天下宝,那雍容端庄而慈眉善目的女性形象,或手持宝瓶,或在岩边水侧打坐,或向善财童子、龙女说法,表现中国人对以大慈大悲精神普度众生的菩萨气质和形象的理解。近代以来,印光大师以普及西方净土念佛法门为己任,确立莲宗祖师谱系。印师圆寂后被四众弟子尊为莲宗十三祖,圆霖法师十分崇敬印光大师,将莲宗十三祖师像绘制成彩色画像,形象逼真,神采各异,受到教内外人士普遍赞扬并在道场供奉。画册中有将近20幅菩提达摩画像,很多是取自达摩“一苇过江”的传说。看那达摩,深目高鼻,络腮胡子的胡人形象,右肩扛着锡杖,因与梁武帝交谈不契而扬长离去,在江边悠然自得地踏一枝芦苇渡江北去。再看那些以大肚弥勒佛为题材的绘画,多么生动活泼!其中以童子戏弥勒、皆大欢喜等题材让多少有缘读者生大欢喜心。

啊,圆霖法师是在以绘画作佛事,以写字作佛事,以书画供养佛,供养法,供养一切众生。

我为当代中国汉传佛教界有这样一位品德高尚、多才多艺的高僧而欢欣、自豪。佛教如何深入信众?什么叫弘法利生?原来形式多样,别开生面,路子宽得很哪!

今年是圆霖法师百年诞辰之年,谨写以上文字为序,并以此祝贺《圆霖法师书画集》正式出版。

 

2015年中秋

于中国社会科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