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贺《圆霖大师研究文集》出版

2018.05.15

祝贺《圆霖大师研究文集》出版

 

 《圆霖大师研究文集》


这是一本当代高僧、中国绘画大师、一代禅画宗师圆霖大师的研究文汇。

 

本书分为八个章节:

 

最新研究文章

 

历年报道

 

历年研究文汇

 

年表

 

历年出版物

 

历年展览

 

圆霖大师书画精品欣赏

 

编委感言

 

 

 

 《圆霖大师研究文集》

 

由圆霖法师艺术研究会统筹,汇集了王伯敏、肖峰、杨曾文、吴为山、徐湖平、萧平、范扬、空一等当代大家对圆霖大师的讲述,全书共收录41篇文稿,完整地阐述了圆霖法师书画艺术的渊源、特色、社会价值和文化价值,这也是继《江苏收藏——圆霖法师研究专刊》编印出版后,圆霖法师艺术研究文献的再次结集出版,作为对这位大师圆寂十周年的纪念。

 

 

圆霖大师(1916——2008

 

当代高僧,中国绘画大师,一代禅画宗师。

 

出家梵行六十余载,曾任南京佛教协会名誉会长,南京兜率寺方丈。修行之余以书画为佛事,以禅墨接引大众,悲愿如海。法师的书画纯从清净心自然流露,笔墨高迈,具足庄严,或笔精墨妙或纵横涂扫,直心写意,义理深刻,是公认的中国禅画又一高峰。

 

 

 

 

纪念圆霖大师示寂十周年 

\陆一飞

 

“十指参成香色味,一拳打破古来今!

 

南京狮子岭的圆霖老和尚,以一支画笔,翻卷起翰墨巨澜。他的笔下,波澜壮阔,挥毫纵横之间,弥漫着正大磊落的气象。“圆霖禅画”成了这个时代特别瞩目的文化现象。

 

圆老的绘画,最宝贵的是“民族性”三个字。他的笔墨语言,是中国式的,这种语言,牢牢把握了传统绘画的正脉,牢牢把握中国艺术的民族性这个核心高度。近百年的美术教育,基本上沿用着西画改造中国画的方法,大雅久失。而圆霖法师笔下的万象,正是创造性地使用中国绘画的纯正语汇,传递着“真、善、美”,传递着人间春色,传递着洪钟大吕般的中华正音。

 

 

西方三圣

 

圆霖大师的绘画创作,进行着前人所未涉及的探索,极其宝贵地传承了中国古代绘画尤其是人物绘画的精神和方法,并以他一生的修为和实践推陈出新,开启了中国画坛一代新风。这为后来者揭示了学习古典艺术的康庄途径,使“思接千载又化古为今”成为可能。

 

“禅画宗师”、“中国绘画史上的丰碑”、“人民画家”、“中国绘画大师”引起这是大众对大师的尊崇和爱戴。因为圆霖大师的画笔,召唤着人心,感动着人心。

 

“大写” 是圆老绘画的灵魂所在,哪怕是他的工笔画,也是 以“写”一以贯之的,这是中国艺术应该有的最宝贵的品质,那是人心的舒展,是对解脱和自由的向往。这一切,有着长期纯正笔墨功夫,长期修行,打开“光明藏”之后的圆老,用他的画笔演绎得淋漓尽致,无遮无掩。

 

 

达摩大师

 

 

 

转眼,这位禅者,这位中国绘画大师离开我们十年了。这十年来,人们对他的钦仰、学习和追寻,与日俱增,这是圆霖禅画的魅力,这也正是中国禅画的魅力。

 

 

 

201856

 于杭州

 

 

 

近现代佛教文化史的两座丰碑 

——杨仁山“金陵刻经处”和“圆霖禅画”

\杨殿平

 

六朝时期,都城建康(今南京)一带成为佛法传播的中心,三百多年间,庙宇林立,梵音鼎盛;法事昌隆,据《南史》记载:仅萧梁一朝,都下佛寺,五百余所,穷极宏丽,僧尼十余万,堪称佛国。

 

佛教基因一直流淌在南京的文化血脉里,南京的佛教史总不乏大手笔,震古烁今,影响深远。乃至于到了劫难重重的近现代也不例外。“金陵刻经处” 和 “圆霖禅画 ”成为近现代南京佛教文化的二个重要标志。

在南京新街口地区,有一座典雅古朴的院落,静静地贮立在车水马龙的淮海路上,与众不同,略显孤独,门前“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以及“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标识显示着这里的不同凡响,一百多年来,一箱箱经书佛像从这里流向世界的各个道场、古刹丛林,这个叫做“金陵刻经处”的小院落曾经是中国汉传佛教典籍出版流通的中心。对近现代佛法的弘扬与振兴居功至伟。

 

 

杨仁山居士像


太平天国被平定之后,南京城一片废墟,大报恩寺塔在战乱中被人为摧毁,损失之大难以估量。佛寺佛经难觅踪影,佛法慧命命若游丝,杨仁山居士应李鸿章之请参与战后重建来到南京,痛惜佛法之劫难,深感刻印流通佛经之迫切。同治5年(公元1866年),得江都郑学川等人赞助,三十而立之际,与诸同道一起在南京北极阁创立金陵经书处(即金陵刻经处前身),经营刻经事业,依靠日本僧人南条文雄之帮助,从日韩等国寻回《中论疏》、《百论疏》、《成唯识论述记》、《因明论疏》、《华严三昧章》等280余种国内早已散佚的隋唐佛教典籍,加以选刻流通,使得三论宗、慈恩宗、华严宗等宗派教义再度昌明。刻经处自同治五年创立至宣统三年仁山先生逝世,四十余年间,先后刻印经典250余种,两千余卷,刻印流通各类佛经百万余册,刻印佛菩萨画像24种,流通十余万帧,《西方极乐世界依正庄严图》、《释迦牟尼佛像》、《灵山法会》等,造像度量精准合度,并延请名家镌版,工艺精湛,艺术价值甚高,堪称我国佛像雕版艺术之绝品。

 

不仅流通经书,杨仁山先生对于佛法教育也十分重视。

 

辛亥革命前夕的1908年,为了进一步绍隆佛种,造就僧才,在刻印经书、整理佛典的基础上又创办了祗洹精舍,两年后又创办了佛学研究会,以新式教育培养人才。

 

 

抓着痒处

  

一代奇僧苏曼殊曾在这里教授梵文英文;太虚法师曾求学于此,得杨仁山先生之传授,终成一代大师;欧阳竟无不但求学于仁山先生,而且也继承延伸了先生的事业,在1919年与弟子吕澂一起创办了支那内学院,为佛教事业打造栋梁之才!梁启超、谢无量、梅光羲、梁漱溟、熊十力、汤用彤等这些中国文化史上的大师级人物曾经在这里学习、研讨、辨论;此外,蔡元培、沈曾植、陈三立、郑孝胥等一大批学者大师也无不受其思想影响。

 

在刻经处西边有一座砖木小瓦的平房,这就是杨仁山先生生前所居住的深柳堂,大厅正中悬挂先生画像及赵朴初先生题写的匾额,两厢玻璃柜内陈列经藏佛典。百年前,这里常常高朋满座,谈笑风生,仁山先生和大家研讨佛法、校堪典籍、迎来送往,梁启超、章太炎等这些近代史上响当当的人物都曾游学于此,“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可谓是当时的真实写照。

 

刻经处几经迁址,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仁山先生舍家宅60多间为十方公业,永作刻经、藏版、流通之所,现在的金陵刻经处其实就是杨仁山先生的故宅。仁山先生对自己呕心沥血创办的这份事业的热爱至死不渝,临终留愿:经版在哪儿我的墓就在哪儿!如今,先生的墓塔静静地贮立在深柳堂的后面,时刻守护着他为之倾注一生心血的刻经事业!先生曾谓:“佛法传至今时,衰之甚矣!必有人焉以振兴之!” 观先生一生之行谊,诚不负此言哉!

 

1981年中断多年的刻印流通业务又重新开始,焕发出新的生命。如今,在经版楼里,珍藏着各类经版13万片,佛像版18种,以及仁山先生收集整理的大量佛教典籍,成为我国佛教文化的一大宝库,刻经处由此也成为世界上唯一的汉文木刻版佛经出版中心。

 

正如星云大师所评价:

 

中国有四大名山、有四大菩萨,那是有形的道场,杨仁山菩萨,他建立的是无形、是文化的道场,可以说是佛教的慧命所在,是有别于四大名山的菩萨道场。

 

初春的细雨洒在仁山先生墓塔的莲花座上,而深柳堂的樱桃花在细雨的滋润下也快要绽放了,新的春天已经来临了!

 

如果说杨仁山先生为世间建立了一个文化的道场,为人类留下了无比珍贵的佛教文化遗产,那么,一百年后,在南京江北的狮子岭下也出了一位老和尚,用手中的一支毛笔为世人建了另一个无形的文化大道场,为南京的佛教事业续写辉煌!

 

狮子岭位于老山深处,高300多米,据传说,地藏菩萨在西华峰坐了一夜,身后石头忽然从地涌起形成山峰,状如狮吼,故名之曰狮子岭。地灵则人杰,从狮子岭的清风明月、松涛竹影里走出了一位慈爱众生、擅长书画的圆霖老和尚。

 

 

南无阿弥陀佛

  

老和尚俗姓杜,号“大雄山人”,籍贯皖北濉溪,生于民国五年(1916年),示寂于2008年,世寿九十三岁,生前为狮子岭兜率寺住持,曾任南京市佛教协会名誉会长等职,法师佛事之余,以丹青接众,尤擅佛教人物造像,亦工书法,晚岁皆臻大成,书画落款自署“山僧”,别具一格。

 

兜率寺,始建于明代末年,前身为狮子岭道场,距今已有近400年历史,光绪年间改为现名,该寺道风朴实,重视真参实证,清末民初,兜率寺名声日隆,高僧大德每每止单于此,参禅念佛,传经布道,一时淄素云集,法席大盛,成为南京江北的一处修持圣地。

 

文革法难期间,兜率寺僧侣四散、香火断绝,几成废墟,圆霖老和尚也被遣散到老山林场看果园,1978年以后,国家宗教政策得到落实,兜率寺也得以恢复,圆霖法师又被请回寺里担任住持,担负起了复建寺院重振宗风的重任,筚路蓝缕,辛苦自不待言,山门、天王殿、大雄宝殿、藏经楼、三圣殿、祖堂等一座座建筑逐步落成,寺庙初具规模,2004年又在狮子岭上建起了标志性建筑物大慈塔,气象一新,香火再度鼎盛;寺中楹联匾额,皆老和尚自己亲笔题写,寺内壁画也由老和尚亲自爬上爬下,一笔笔画成,寺院在老和尚的苦心经营下,保持着中国山林佛教朴素自然的风格,不尚奢华,艺术氛围浓郁,既是佛门净土,也是一块文化胜地。

 

兜率寺是值得一去的!它平淡如清风,不论世间短长,而能高山仰止;它娴静若幽兰,不与凡卉争艳,自生王者之香。

 

远眺山门,原江苏省委书记江渭清所题写的“狮子岭兜率寺”六个字便映入人的眼帘,山门正面左右有一对联,曰:“狮吼震雷音,远播尘寰,闻声顿省千生梦;慈容开笑口,普资含识,觌面全消旷劫愁”,背后一联曰:“此日一游闻圣教;他年三会预龙华”,进得山门,尘念顿消,你的心便融化在了老和尚的温暖与慈悲里,尘世的喧嚣与烦杂都烟消云散了。

 

  

峨眉行道

 

这里的匾额、楹联、壁画大部分出自老和尚之手,穿行在殿宇之间,你不时会与老和尚“打个照面” :东大门上的“兜率寺” 题额;五观堂边的对联 “万古浮生浑短梦;一句弥陀作大舟” ;藏经楼后门上的“以戒为师”匾额;大慈塔上的“若人心散乱,入于塔寺中,一称南无佛,皆共成佛道”题字;尤其是藏经楼墙壁上的壁画《四大名山》山水画、《观音应化图》;祖堂里供奉的老和尚生前亲手塑造的虚云大师像,等等,记录着老和尚在这里的辛苦付出,点点滴滴。

 

老和尚于书画一道,年轻时下过很大功夫,即使在动荡的艰难时期也从没有放下过手中的毛笔,礼佛参禅领众薰修之余,常以书画与众生结缘,作众生修学之增上缘,自谓  “山僧旧习”,每每有求必应,门庭若市,心至笔到、妙手频施,观者无不赞叹信服,得未曾有!佛法的修持使得老和尚的书画清净庄严、一尘不染,书画艺术也反过来滋养了老和尚的修持,二者相得益彰、珠联璧合。

 

老和尚的书画艺术以佛菩萨像为主,帮助大众对西方净土信仰地达成及达摩禅法的契入。生命终极关怀的《西方三圣》、佛陀宣讲无上妙法的《灵山法会》、普度众生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游戏人间的《布袋和尚》、《达摩面壁》、《和合二仙》、《三更入室》、《鸟巢禅师》等等,皆取自佛教典故,家喻户晓。作品题材广泛、笔墨高超、境界深远、数量庞大,开创了佛教艺术之先河,不让古人。有很多画法、构思是具有艺术独创性的发明,形成风格鲜明的艺术符号!以艺术为载体,把佛法传遍千家万户、五湖四海。

 

行也布袋

 

老和尚的楷书师法弘一大师,又有不同神韵,所书经文、佛号、偈语、格言等,被人视若珍宝,竞相收藏!草书艺术,至晚岁大成,点画纵横、自在无拘;笔苍墨润、从心所欲;若飞鸿、若骄龙;天真烂漫、不离法度,开自家一派书风。

 

其山水画艺术也从早年苦心研求的黄宾虹一路中突破出来,更趋热烈大胆、手段毒辣!横涂竖抹、不拘形迹;力扫千钧、风樯阵马;于无象处见象、于无法中施法;葛藤既斩,何须用解?有既不着、空亦不挂。恰如德山捧、临济喝、云门饼、赵州茶,单提向上事,就路好还家!达到了禅画艺术的高峰,正所谓:

 

点画纵横真自在,

 

水墨淋漓阿似谁?

 

解我垢衣无价珠,

 

何妨带水也拖泥!

 

 

 

老和尚画人像也为一绝,写真功夫上乘。从传世的《父母像》、《林散之像》、《黄宾虹像》等可见一斑!光影明暗、应物象形;气韵生动、细腻传神;六法之妙,于斯可证。

 

老和尚胸襟广大、慈悲利人、道风平实、力戒虚浮,受到海内外佛教信众的广泛尊敬与信仰。住世期间,度生无量,宣三藏之奥旨、传佛陀之大爱,每日接引后学,诲人不倦,为一时之盛况。

 

老和尚的佛学修为及精神风范是其书画艺术持久生命力的根本来源与依托,也是其书画艺术真正的魅力所在、灵魂所在,无论这些艺术作品流传到哪里,同时也会把老和尚的慈悲、包容、无私等优良品质、崇高风范传递到哪里。所以,这些作品称得上是真正的法宝,作品所在,道场存焉。

 

老和尚于2008562140分在兜率寺安详示寂,安奉老和尚灵骨舍利的菩提塔如今静立在他身前为之付出心血的兜率寺旁,任白云舒卷,看花开花落。松竹窗下,白云丈室,老和尚亲切的话语,慈悲的眼神,一幕幕、一桩桩,音容宛在,未曾暂离。

 

百年前的金陵刻经处推动了近现代中国佛教的出版、研究与振兴,百年后的圆霖老和尚又以艺载道,为世间留下数以万计的翰墨奇珍、无尽宝藏,随着这些墨宝的流传、出版、研究,它们孕藏着的巨大精神能量将被越来越多的开采出来,造福人间。

 

 

南无阿弥陀佛

 

 

老和尚的风范及禅画艺术作为佛教文化遗产,正在成为这个时代在佛教艺术史上的一个闪亮的文化地标。

 

仁山先生已故去一百年了,而圆霖老和尚也已示寂十周年了,两位大士都是以文化作道场,振佛法于劫后,正因为有了他们以及许许多多大德们前仆后继地努力,南京才能佛光普照,法水长流。贮立在百年时光隧道之首尾,他们隔空遥望,当互致合掌,会心一笑。

 

行文至此,成诗一首,以为结语:

百年离乱日色哀,

大士前仆后继来。

你方唱罢我登场,

三十二应佛陀耶!

水月空花建道场, 

总把方便善巧开。

为谁辛苦为谁忙,

携众同登九莲台。

 

2018年戊戌惊蛰完稿于寄盧,是日也,春雷滚滚,万物复甦!

 

 

 

 

 

圆霖法师艺术市场回顾和展望 

\孙波 季建宁

 

“禅画”,以禅入画,达到禅与画的结合,其意境空阔,清脱纯净,逸笔卓然,高古脱尘,是中国历代画家们毕生追求的最高境界。“禅画”在中国有着较长的历史渊源。自唐代王维“诗中有画,画中有诗”首开禅画先河之后,影响了一批像贯休、巨然这样的禅画大家。到了宋代,禅画达到了一定的境界,而明末清初的“四大高僧”石涛、髡残、八大、弘仁将禅画推向无可质疑的艺术高峰。直至当代,圆霖法师和 “圆霖现象” 的出现,将千年禅画一脉推至 “金峰”。

 

南无观世音菩萨

 

圆霖法师曾任南京市佛教协会名誉会长、南京兜率寺主持,出家梵行六十余载,修行之余以书画为佛事,以禅墨接引众生,悲愿如海、誓愿宏深。法师擅绘佛像,喜作山水花草,亦工书法。画作朴茂、庄严、神妙,和气,线条定而不滞,逸而不飘,题材简单而又深远,直心写意,当下承担。他的书画艺术开启了真正意义上的中国禅画,成为中国绘画史上的一座丰碑。

 

 

乘此腰脚健


圆霖法师在佛教界以及书画界都有着极高的声望,法师的艺术同时受到了艺术市场和艺术品拍卖公司的关注。南京经典拍卖公司作为江苏省最早专业从事中国书画艺术品拍卖的一家拍卖企业,对艺术品市场有着敏锐而精细的分析,成功推出了如 “林散之书画” 等多个富有地方特色的专场。

 

南京经典拍卖公司在广泛关注和了解圆霖法师的艺术之后,敏锐的捕捉到法师的独特艺术魅力和市场潜力,经过一年时间的筹备,于2011年春季拍卖会首次推出“超凡入圣——圆霖法师书画”专场。一经推出,圆霖法师的“禅画”艺术便引起广泛的关注,展拍现场火爆,拍卖大获成功。

 

首场成功推出之后,南京经典更是全力打造“圆霖法师书画”专场的持续运作,又经一年时间的准备,于2012年秋季两度推出《超凡入圣——圆霖法师书画》专场。其中一幅近六尺整纸的重彩工笔《南无观世音菩萨》引起了轰动,前来瞻仰膜拜者络绎不绝,更有信众千里迢迢从国外赶来顶礼膜拜,预展拍卖现场更是火爆异常。此作据多方考证,与之类似的近六尺整纸的观音菩萨宝像,圆霖大师总共画过四幅,三幅为海内外佛教团体和寺院收藏,唯此一幅藏于民间,方今国泰民安、政治昌明,佛法重光、宝像生辉,逢此胜缘,迎回供养,福泽因缘,盖莫大焉!此幅《南无观世音菩萨》最终以161万元成交,成为当时圆霖法师作品的最高拍卖记录。

 

而后,南京经典又于2013年春推出了《超凡入圣——圆霖大师圆寂五周年纪念》专场。由于圆霖法师专场的推出,圆霖法师的“禅画”艺术获得社会各界更多的认可以及高度评价,得到了许多支持,自2014年起南京经典开始推出《禅画宗师——圆霖法师书画》专场,至2017年秋拍,南京经典已累计推出十次“圆霖法师书画”专场。

 

 

合和二山僧

  

2016秋季拍卖会“圆霖法师书画”专场上拍了一幅《佛说五大施经》书法作品。法师书法学弘一,得其神韵,该作即为弘一体,朴拙圆满,浑然天成。作品以40万元起拍,经过数十轮竞拍,最终以108.1万元成交,成为法师目前最贵的书法作品。

 

同专场的一幅两尺《观音大士》,从40万元起拍,最终以108.1万元成交。每平尺单价高达54万元,创造了法师单平尺最高拍卖价格。

 

2017年岁末,圆霖法师的一件重器《十三祖师》惊现南京经典2017秋季拍卖会,此《十三祖师》为圆霖法师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一生画过三套,一套供奉于台湾,一套供奉于苏州灵岩寺,此套为藏于民间。此次展拍地点位于紫金山东郊国宾馆,展拍期间,金陵适逢大雪,山路险阻,雪大路滑,然而即使在如此艰难的自然天气下,信众和藏家们仍为瞻仰十三祖师之宝相,虔诚而来,现场人气异常火热。《十三祖师》以300万起拍,经过多方激励竞争,最终以701.5万元成交(含佣金),又一次刷新法师的拍卖纪录!

 

南京经典以拍卖之因缘使法师之禅画广布人间,施善缘得善果,“圆霖法师书画”专场已是南京经典拍卖公司重点打造的特色品牌,亦是全国唯一一家推出“圆霖法师书画”专场的拍卖公司,得到了业界、佛教界等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可和好评。

 

与此同时,圆霖法师的民间收藏也随着拍卖市场的引领而风起云涌。随着人们对圆霖禅画功力、境界的不断认识,随着学术定位的明确,随着各种国内外活动的开展和推动,加之又有坚实的群众拥护作基础,近十年来圆霖法师作品的民间收藏和交流也是令人振奋,并出现了不少圆老作品专题收藏的藏家。

 

近年来,当代书画家作品市场出现颓势的情况之下,圆霖法师的书画作品却奇花独秀,一路稳步上扬,显示了其独特的魅力。精品“一画难求”已经成了常态。

 

 

地藏大士

 

圆霖法师将艺术与佛法沟通融合,佛法即是艺术,艺术也是佛法。其艺术价值在各界的关注下一步步得到市场的认可,作品价值亦在不断的上升。圆霖法师作为当代“禅画宗师”,以“佛法”和“禅画”名扬海内外,每日信众盈门,一生随缘书画数以万计,法师以笔墨之因缘使得佛菩萨的慈悲广布人间,非为名利,随缘布施,散落四方。圆霖法师把“禅画”化为“法甘露”广布人间,千万信众沐浴其“智慧香”,法师的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还远远不止于此,仍有十分巨大的上升空间,在越来越多的关注下,相信未来的价值定会如脚踏祥云,步步高升。

  

20183



圆霖大师作品历年展览